中国一帆船队员越南海域失踪 生还可能性多大?
本文摘要:新京报讯 10月25日,诺莱仕帆船Ark323船队在从越南芽庄前往巴厘岛的途中,一名船员于23时许被发现落海失踪,具体原因不明。截至今日凌晨,船员失联已超48小时,越南海事部门和帆船俱乐部岸队、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等救援力量正在积极展开救援。 失踪船员赛军,2

中国一帆船队员越南海域失踪 生还可能性多大?

  新京报讯 10月25日,诺莱仕帆船Ark323船队在从越南芽庄前往巴厘岛的途中,一名船员于23时许被发现落海失踪,具体原因不明。截至今日凌晨,船员失联已超48小时,越南海事部门和帆船俱乐部岸队、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等救援力量正在积极展开救援。

  失踪船员赛军,23岁,宁夏回族人,厦门大学新闻系2014届毕业生。据哥哥赛斌介绍,赛军今年年初加入Ark323船队,是船队的领航员。

  行程中“突然不见”

  27日上午,诺莱仕俱乐部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此次航行是前往参加比赛的途中,也是赛前的拉力训练。船上共11名人员,由新西兰教练带队,计划参加今年12月的“劳力士悉尼至霍巴特帆船赛”。

  据诺莱仕Ark323船队船员介绍,按行程,他们要从越南经过印度尼西亚,最后到澳大利亚参加年底的比赛。25日下午,他们离开越南的芽庄竹岛前往印度尼西亚,当晚11时左右发现“赛军突然不见了”。

  据船队发回的位置显示,落水位置在胡志明市附近三点半钟位置,离越南最近的海岸约有150公里。在落水位置西北方向约50公里处有一个叫“Long Hai”的岛屿。

  据初步了解,船员落水原因可能与操作球帆有关,“这是航行过程中一个正常的作业,具体怎么落水还不清楚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Ark323船队目前共有15名船员,今年是第一次参加悉尼的帆船赛事。

  中越新三国参与救援

  这位负责人称,事发后,俱乐部岸队人员立即组织当地救援,并于26日联系了直升机搜寻。由于帆船是中国香港籍,中国香港方面也已参与救援。目前,越南官方海事部门是最主要的搜救力量。

  27日中午,中国驻越南大使馆人员对新京报记者称,船上人员第一时间联系到大使馆领事部,领事部门提供了一些解决方案,正在积极救援中。

  据公开资料,上海诺莱仕帆船俱乐部“Ark323”号帆船队是中国第一支职业化TP52赛队,这支帆船赛队船员选拔自中国各地。TP52级帆船全称Transpac52,是当今世界最受欢迎和规格最高的专业竞赛帆船之一。

  ■ 人物

  “准媒体人”选择做船员

  赛军的哥哥赛斌告诉新京报记者,赛军在大学期间加入厦大帆船队,自此热爱上帆船,并参加过多项比赛,今年年初正式应聘加入Ark323船队。

  每次出行前,赛军都会给哥哥赛斌打电话,到达后也会第一时间报平安,赛斌说,赛军的梦想是能参加“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事”。今年7月的开斋节,赛军回家和家人相处3天,与赛斌分享很多船队里的事情,“他还有个梦想,靠自己的努力带父母去麦加城朝觐。”

  迟月利是赛军的大学老师,“赛军这孩子热心,从不计较,大家叫他赛叔,喜欢跟他玩。”迟月利说,赛军曾经在北京一家纪录片公司实习,主要拍摄极限运动项目,实习期过后被公司留下,但怀揣着航海梦想的赛军还是决定当一名专业的帆船赛手。“他在做选择时也告诉我帆船队员也与他所学专业相关,需要拍照、发布消息,结合两方面的特长做自己喜欢的事。”

  赛军的学弟董泽飞说,澳大利亚赛事如果顺利,将是他和船队第一次正式参加比赛,“他体质很好,应该能扛住这一两天,我们等他回来。”

  焦点1

  目前搜救难度几何?

  身着救生衣,但无线电信号无法追踪

  昨日下午,诺莱仕帆船俱乐部在事故声明中称,全体船员立即执行了“人员落水预案”,但仍未能在事发地点对失踪船员进行定位。俱乐部表示,赛军当时穿着救生衣并携带个人定位信号浮标(PLB)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海上救助调度中心对浮标的定位信号进行追踪,但未能收到信号。前日,一艘越南军方船只和数艘渔船在中国和越南官方协调下前往救援,当日下午俱乐部派出直升机参与搜救。

  目前ARK323船上的其他水手们都处于安全健康状态,在经过两天两夜的搜救工作之后,将返航越南芽庄。

  据前方救援人员介绍,落水位置在胡志明市三点半钟位置,离越南最近的海岸大概150公里。依据洋流指向灯的流向测出的矩形搜救范围内,在四角和对角线范围,及其能覆盖到的海域范围展开搜索。

  据同行船员赖俊浩向厦门大学反馈的消息,目前当地主要搜救力量为国际救援组织(MRCC),越南与中国香港两地救援力量也参与。越南军方已出动一艘军事用船参与搜救,新加坡的海事力量也已出动。昨日,MRCC中国香港和越南开始联动民间船只,按照坐标信息,安排就近的船只搜寻。

  赖俊浩表示,落水人员漂流轨迹预报已由福建省海洋预报台呈交前线搜救人员。

  焦点2

  生还可能性多大?

  未携带淡水;最多可坚持约50个小时

  Ark323船队负责人可文称,航海过程中伤亡率最高的是低温症,“而事发水域靠近赤道,海水温度在20摄氏度以上,水温不至于得低温症,但担心赛军会出现脱水现象。”

  可文表示,白天的紫外线非常强烈,经海水折射容易导致脱水,而赛军身上并没有携带淡水,“口渴喝海水会加剧其生命危险。”据其介绍,低温分多种等级,如在北冰洋航行,落水超过2个小时基本就无生命特征。而事发海域纬度较低,加上赛军的体能较好,据他估计,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可以坚持50个小时左右。

  可文称,事发海域附近的小岛并不多,海里有较多可变因素,“受风向和洋流的流速影响,距离50米的小岛都不一定能游过去,不能单纯按地理位置判断。” 可文表示,帆船属于高危的户外运动,每个水手在正式加入船队时都有一个心理预期。“很多人认为它是一项贵族运动,但与高尔夫不同的是,帆船运动的贵族性体现在探索与责任,水手具备常人无法想象的勇气和毅力。”可文说,按照培训方案,落水前有很多保护措施,例如船上雷达,海事电话,以及落水后的MOB救援方案。除不可抗的因素,大型船只遇上飓风海啸受到损坏,其余都在可控范围内,“事发当晚船只未受影响,但可能突然风向转变,海上环境复杂,初步看来可能是一次意外。”可文称,每次参加大型赛事前船员均需与赛事组委员签署免责声明,“坚强,荣耀与自由大于生命,这也是帆船水手们在国际上值得尊敬的原因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

    内容聚焦

    网友关注